作家H:幸福是一份以「自在」为汤底的火锅,「心意」则是不可缺

  • P新生活
  • 2020-06-17
  • 141已阅读

最近某日打开脸书,忽然看到一位近一两年没有联繫的女性好友,贴出了在「户政事务所」打卡的照片,照片里充满众人的祝福另外身旁也多了一位男性甜蜜合影。这消息看得我又惊又喜。

这女孩儿打从她大学毕业之后我就认识了。人不但长得漂亮,工作能力又好,常常在她住的地方楼下,半夜都还有人等着她回家,就只是为了送份宵夜。照理说理应早就可以觅得好归宿。然而过了三十岁之后,我却鲜少听到她的恋情。一年前某一天晚上她曾对我说,其实她有一个交往了两三年的男友,两人之间的感情浓烈炽热,但却总是无法相处,一旦同居,就争吵不断,接着就是分手,然后又因为无法轻易断捨离,于是继续复合,就这样陷入了一种感情的无间道当中。

我心里清楚,那男人,就是这女孩儿感情路上的大魔王。过不了这一关,女孩儿可能会陷在这游戏当中,万劫不复。给过一两次建议后,我就不再开口了。因为这种事情通常是当事者的观念问题,一旦想通,那幺魔王会自动倒地,女孩儿就可以一跃而上,从旗桿上滑下,进入王子的城堡里。

而如今,很显然地她已经自己破关了。

我好奇地问着她,是哪一位王子拥有这样的能力,可以把公主从魔王手中拯救出来的呢?女孩儿娓娓道来,我听得啧啧称奇。

「一开始见到这个男人,我感到很讨厌。因为他一脸看起来就像个流氓,不笑的表情更像是流氓中的老大。因此认识之后我们并没有深交。一直到我要去美国探望我母亲的时候,碰巧他对美国很熟,才开始了我们之间的连结⋯⋯从美国回来之后,他就开始常和我吃饭,几个月后他甚至在某个晚上,开口要求和我交往,我当时心里还纠结于前男友,实在不是那幺想交男朋友,然而他竟然可以从晚上十点一直和我讲电话,卢到凌晨四点还在问我『愿不愿意交往?』当下我实在太想睡,就敷衍一下答应了⋯⋯」

听到这里我心想,如果一直卢就可以娶到一个好女孩,全天下男人大概都会用这招吧?肯定不是这幺简单的⋯⋯

「交往之后,一开始两人甚至都很陌生,但是我逐渐发现,我们两个人都很随性,往往在假期里计划好的事情,可能因为某人一个转念,另外一人也就附和着改变了。然后这个既是大老粗又容易不耐烦的男人,做了一连串我意想不到的事情。工作狂的他,会刻意请假飞来日本陪我度假,会因为我一点小感冒,就从公司请假外出专程带我到只是近在咫尺的楼下诊所看病,会记住我讲的每个想吃的东西,喜欢的动画人物,然后在不经意的生活琐碎时间里,忽然拿出我爱的泡芙,七点起床自己一个人排队去买我想吃的草莓蛋糕,或者是每天一回家,就会用他特地买的果汁机,打上一杯果汁,送上我面前⋯⋯更别提在圣诞节到来前的二十四天里,每天準备一份小礼物的举动了⋯⋯」

这些描述让我恍然大悟,我自以为是的下了结论。

「果然,女人要的就是一个对她好的男人呢⋯⋯」我说。

「⋯⋯其实不全然⋯⋯」我一说完就被打脸了。她继续说「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,是因为我和他同居的这段时间里面,我发现我好自在⋯⋯他也是⋯⋯他可以在我面前放屁,我可以叫他帮我拔腋毛,放假的时候他可以杵在电视前面打电动好几个小时,我就静静地坐在一旁滑手机⋯⋯我们两个在彼此面前都可以不用刻意做什幺,他也不会限制我这个,我也不会要求他那个,相处中的一切,都是那幺自自然,自在⋯⋯我感到好舒服⋯⋯这是和之前的男友交往时,都没有过的体验,所以我知道,这是我要的生活,两个人的生活⋯⋯」

我听着她说话,我看着她的脸,自己不自主地微微点头。因为在她叙述这段感受的同时,我在她脸上,看到以往未曾有过的风采。那天晚上,女孩儿是素颜来与我晚餐,但是我却似乎看到她,上了一层粉底。

一层名为幸福的粉底。

H的新书「知男而不退」火热上市

 作家H:幸福是一份以「自在」为汤底的火锅,「心意」则是不可缺

【新书资讯请到博客来】

PS:

想要问H感情问题的人,如果方便的话,可以将自己以及对方的国曆(西元)出生年月日,一併写给我,或许我可以看出更多事情。

另外,因为来信真的不少,所以我可能会不定时的分别回覆在我的FB,或是部落格,希望大家可以没事去走走。如果不希望被Po在网页上的读者们,请注明,只不过,这部份的回覆我会摆在最后的最后,因为我会先回答可以公开的案例唷。

还有,因为大家写来的故事大同小异,这样会让我比较难回答,毕竟在回答之余,我还是要兼顾到阅读专栏的读者,因此我希望写问题来的朋友们,可以把你们这段感情里面,最特别的地方,以及你认为和别人不同的地方,清楚的写出来。

感谢大家的支持。

Q&A to H(姊妹淘):service@babyou.com

H的爽报专栏

H的Elle专栏

H的脸书粉丝团

H的作品部落格